大師兄自述心路:縱有千般輕視 我自巋然不動

伐木累 2018/01/11 伐木累

在瀏覽reddit(國外論壇)的時候,我才得知自己即將被TSM裁掉的消息

關鍵詞

  在瀏覽reddit(國外論壇)的時候,我才得知自己即將被TSM裁掉的消息。

  我知道,這是有史以來最悲傷的事情。在電競領域,你得習慣一定數量的混亂和管理不善。我的意思是,這個行業還這麼年輕,而每一個休賽期都有這麼多的人員變動——眾所周知,你不可能僅憑個人喜好來決定陣容。

  可是,你肯定不希望從網絡得知自己失業了。一早醒來,我跟平常一樣登上reddit的英雄聯盟板塊,然後在最頂部看到了這則新聞:“TSM想要簽下Zven和Mithy。”

  我們今年在世界賽上的失敗的確令人失望,但説實話,我原本期待的是,我們會以同樣的陣容再戰一年。我立馬抓起電話打給了Andy Dinh,TSM的老闆,一個我仍然當作親密朋友的人。我問他,“這是真的嗎?”他謹慎而官方地迴避了這個問題:“我們正在尋求不同的可能性!什麼東西都還沒有確定!。”

  我好像明白了什麼。我知道TSM不會在週日的早上醒來,然後一拍腦袋就決定他們沒有我更好。很顯然,這是他們長久以來一直在討論的東西。我感謝了Andy,並且告訴他,我需要弄清楚自己有什麼其他的選擇。若是下個賽季我沒有隊伍可打,這是絕對不行的。他同意了,我就這麼突然地變成了自由人。

  在你們開始@ 我之前,聽好了,我都明白的。生意就是生意。如果TSM覺得他們可以找到一個比我更好的ADC代替我,這完全沒問題。我並不會因此而太難過,我是説真的。但我想説的是,當我在2015年籤回TSM時——在電競領域似乎是很久遠的時間了——我已經把自己的身心、一切的一切都獻給了這個戰隊。當然,我很感激他們最後做的那個送別視頻,但不要有任何誤解。明年我將站在敵對的一方,我現在比以前任何時候都充滿鬥志,我也不關心TSM是否會擋我的道。

  有些事情看起來理所當然,但兄弟們,贏下世界賽冠軍獎盃真的不是易事。

  首先你得晉級世界賽,之後你必須小組賽出線,取得淘汰賽的資格,最後決出四強和一個冠軍。SKT,這支擁有Faker的隊伍,在2016年、2015年和2013年獲得了冠軍。你們知道這是怎麼運作了嗎?這對所有其他人來説都是一場艱苦的戰鬥,當然也包括TSM。

  儘管如此,我們來到2017世界賽還是蠻有信心的。理論上來説,TSM是這屆比賽裏最強的隊伍之一,我們應該能打得過任何對手。事實上,大部分的專家也都認為我們極有可能成為四強,這在遊戲裏是非常難得的評價,以往大家通常都會比較看好韓國和中國戰隊。不過,我完全能理解其中的原因。看看我們的陣容吧!比爾森在聯盟歷史上留下了許多精彩的瞬間,Svenskeren是一個聰明的打野,Biofrost在他職業生涯的第二年就已經成長為出色的輔助,而Hauntzer在上路則是盡職盡責。

  然後還有我。我並不沒有説自己是世界上最好的英雄聯盟選手,但這並不代表我在遊戲裏會否認自己是最偉大的那一個。一些人並不喜歡這樣的狷狂,大概是因為我並不害怕讓別人知道我是怎麼想的。不管怎樣,我只説真話。過去,我的口不擇言曾讓我陷入麻煩,不過我並不在意那些。當我站出來説,“其他人都是垃圾,”我期待着被挑戰。我期待着大家拿出全部實力來對付我,而我會取得勝利。這是很好玩的事情。

  當然,這也許會讓我成為電競圈裏最臭名昭著的人。無數惡語向我襲來。曾經我以為只有我受到這樣的“禮遇”,我也許用某種別人不會用的方式引起了眾怒;但是有一天,我看到了勒布朗·詹姆斯的Ins,看到他的評論區也是被各種垃圾言論攻佔。一羣在生活中失敗透頂的人,罵世界上最偉大的籃球運動員是二流選手。當我看到那些的時候,我明白,其實問題不在自己。這就是我與隊友在韓國集訓時的心態,那時候我們剛完成了非常棒的一週集訓,即將去往中國參加世界賽。你們就接着罵吧,我們會接着秀接着贏比賽!

  然而不幸的是,事情並沒有如我們所願。我們甚至沒能小組出線。相反,我們的戰績是3勝3負,輸掉了一些完全不該輸的比賽。説實話,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。

  很顯然,我們打得不好。我們一直沒有對戰略的缺陷進行調整,或許我們有些過於執着於原計劃,變得不知變通了。訓練賽時是那麼的有效,這使得在賽場上很難去做臨場發揮。戰術上的問題是失敗的主因,它讓我夜不能寐。“我們是不是該改變一下BP優先級?我們是不是太注重發育,而在前期打得太過保守了?”英雄聯盟比賽中每一瞬間的小決策都會一步步積累起來,決定着比賽的走向。這是英雄聯盟的妙處所在也是它讓人抓狂的地方。

  而且除此之外,我們的心態情緒也不對。輸掉第一局比賽後,我就注意到了。我們的訓練室異常的安靜,就像是我們提前感受到了被淘汰的恐懼。我覺得這是很多北美英雄聯盟戰隊的通病。就像是,全世界的人都想要看我們笑話,期待着我們會摔得很慘,可我們肩上依然揹負着整個賽區的希望和夢想,而我們還在苦苦支撐,迫切的想要獲得勝利。正如我們看到的那樣,這樣的審視讓人麻痹,它首先會讓你的隊友們喪失信心,接着甚至會讓整個賽區失去希望。記得當時我試圖在第一局比賽前跟Biofrost交談,而他給我回答都是一個字一個字的,完全不復往日的從容。那一刻,我感覺到了事情不妙。

  也許那時候應該有人站出來説些什麼,也許那個人應該是我。可説實話,那個時候真的很難找到合適的激勵話語。當事情沒有任何進展的時候,勉強擠出來一些不自然的鼓舞士氣的話,也起不到任何作用。我們的所有人頭上都陰雲密佈,而隨着比賽的不斷失利,情況也變得越來越糟。當我們輸掉比賽,正式被淘汰出局後,我永遠沒法忘記當時的感受,那是一種整年努力付之東流的遺憾。訓練室裏前所未有的安靜,除了一些人在低聲啜泣,就是異常可怕的沉默。

  在得知TSM打算趕走我之後,我很快在TL找到了家。這是一個最合情合理的去處,當我成為自由人後,他會是我的第一選擇。同時,TL也在努力重整他們的英雄聯盟戰隊。Pobelter是我從S1賽季就一起玩遊戲的人,當時他15歲,我18歲,可以毫不誇張的説,他是我見過的最聰明的人。Impact是世界冠軍,這就足以證明他的實力。Xmithie今年帶領IMT衝進了世界賽,重新找回了狀態,而且在私底下,他也是一個超級有趣的人。説真的,別讓他鏡頭上的靦腆糊弄了,他可是聯盟中最愛叨叨的人。至於Olleh,他就像是從另一個星球來的。這位兄弟很不錯,他是韓國人但會講英語和葡萄牙語,而且在訓練間隙,還會學習中國文學,跟他搭檔肯定會非常有意思。

  不過最重要的是,這支隊伍將會跟TSM爭鋒相對。我並不是要詆譭我的前隊伍,那些夥伴們是最好的一羣人,我們一起經歷瞭如此多的風雨,即便是陣容動盪也不能離間我們的友誼。事實上,我剛被踢出去的消息一出,比爾森就發消息給我,説他希望我們能做一輩子的好友。這也是我希望的。不過,請允許我重申一下:當我説,“其他人都是垃圾,”我説的就是所有的人,如今,TSM也包括其中。

  是的,我當然想要打敗他們,因為這會有利於TL。如今我成了TL的一員,當然想要盡我所能幫助隊伍贏得勝利。這永遠都是最重要的。但如果單單從個人恩怨來説,將TSM挑落下馬也是件大快我心的事。這並不是説,他們裁了我之後,我就整天鬱郁不得志。毫無疑問,被踢出隊伍這件事簡直糟透了,而且直到現在我依然認為他們做了錯誤的決定,但對於他們找來新的下路組合來為比爾森服務,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。

  之所以會説想要在新賽季擊敗TSM,只是因為我想要跟好朋友們在同一個水平上,相互競爭。那些傢伙就是高水平的象徵,擊敗巨人當然要比虐無名小卒要有意思得多。

  這是一種奇怪的狀態。確實,我愛這些朋友們。而不可否認的是,我是如此強烈地想要擊敗TSM,想讓他們成為我們國家英雄聯盟的笑柄。我是一個好勝心非常強的人,我會動用一切可能的東西來作為我的動力。正如我前面説到的,電競是一個非常混亂且不公平的行業。數年的辛勞可能在頃刻間就付之東流,任何表面上的忠誠都是那麼的脆弱不堪。你必須有一個深思熟慮的目標,並且堅持下去,因為這是你唯一能夠掌控的東西。

  説實話,現在的我有一種跟2011年在CLG初次踏入電競圈時一樣的感覺。一個又一個的賽季過去,我們都倒在了季後賽。當時甚至有一個reddit子版塊,叫做“Doublelift冠軍榮譽室”,而當你任何時候去到那裏,只會有一行字,寫着“這裏可能不會有任何東西。”大家覺得我是無冕之王,可這真的很容易讓人心態崩掉。然後到了2015年,我們終於獲得了北美聯賽的冠軍,證明了所有人都是錯的。之後的賽季,我轉到TSM,開始新的征程。

  我已經準備好了再次踏上如當年CLG一樣的艱苦征程。

  世界賽結束幾周後,我置頂了一條狀態:“今年,我會比任何人都要更加努力,成為美國曆史上最偉大的選手。”我是認真的。今年世界賽後所承受的痛苦,我再也不想經歷第二遍。大家都説,從S3之後我的實力就在不斷地下滑,你們儘管説,我已經習慣了。但我會一直會待在英雄聯盟職業賽場上,直到老死的那天。你們或許之後會逼我離開,但在此之前,我哪兒也不會去。

讀取中

讀取中

賽事日曆 10月28日 10月29日

熱門文章

  • 最新
  • 本週
  • 本月